【长征红色小故事】大家要食的好

来源: | 作者: | 日期:2020-03-18 20:26:45 | 阅读: 2413

微信图片_20210624160345.jpg

来过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的人都知道,走进纪念馆,跟随讲解员的脚步进入一楼展厅,在第一单元北面的墙上可以看到“大家要食的好”六个红色大字。“大家要食的好”这是红军到达哈达铺时红军总政治部发出的口号,这是一个很新奇的口号,也体现了红军长征途中政治部工作的特点和对同志们无微不至的关怀。1935年6月初,红一方面军从四川宝兴县夹金山开始过雪山草地,雪山地区的行程约三十一天,两千七百里左右,草地行程七天,约六百里。有些雪山草地不仅是人迹罕至,而且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尤其是红军进入藏区以后,困难与日俱增。沿途荒无人烟,更无生意买卖,藏民大多数藏匿或逃走。红军食盐断绝,粮秣恐慌相继而来,两餐青菜、荞麦、洋薯,也朝不保夕。许多部队常常每天只吃一顿,有些部队则每晚只能吃个半饱,无可奈何,只好实行节省,将两天粮食分作三天来吃。沿途藏民因国民党军方的恐吓和欺骗宣传,逃避一空。在行程中,经常是雨雪泥泞,路滑难行,往往到了绝粮的地步。特别是张国焘在中央北上的方针上屡屡发难,红军在川西北停留了将近两个月时间,给养是越来越困难。过草地时,红军的处境更加坚难,粮食日益减少。尤其是在先头部队后面的部队,本来草地上的东西就少得可怜,仅有的一点也都被前面的人捡走了。 杨定华在《雪山草地行军记》中写道:草地行军时每天下午未到宿营地之前,虽然命令每人拾一点小树枝,但这尺柴寸草,只能烧一点开水,哪怕你有米,也没法煮饭。各人背着几斤炒熟了的青稞麦子或青稞粉,每天下午经过雨水淋洗,结果青稞粉结成一块。炒青稞自然更坏,被水洇了软纽纽的好像橡皮胶一样。有粉的还好,可以将每人分得的一茶盅开水糊起来吃。没粉而吃青稞的人,牙齿弄疲,也吃不下四两。剩下未曾碾磨的玉米和青稞也快吃完,大家以毫无营养的野菜充饥,有些野菜也有毒。不久,红军便开始煮自己的皮带和马具来吃,如果能够弄到水烧煮还好些。水也是一个问题,草地上的水大多有毒。战士们一个个都因剧烈的腹疼和急性痢疾而躺倒,许多人都牺牲了。每天拂晓出发前,连开水也喝不成,主要是无柴之故。每人喝一点能喝而不致送命的冰水和随便吃一点青稞麦或青稞粉,还是咬紧牙关,伸开两腿,大踏步地向前走。有时倒起霉来,路上跌你一跤,把背着的青稞粉或青稞麦子掉到有颜色的毒水里,不吃它吗?肚子里又要造反。吃它吗?就不送你的命,肚子里也要发胀发痛,痛得你叫娘叫爹。还有更倒霉的,跌交时被草根将背粮袋子刺破,全部食粮,倒泻于污水或污泥之中,那真是“哑巴吃黄连”了。 《黄克诚自述》中记载说:红军进入黑水、芦花等藏民居住地时,由于得不到当地群众的支持,部队只好找到什么吃什么。当时设法弄到了一批青稞,但水磨芯子被藏民破坏,无法磨面,就只好发动战士们用手搓脱粒,然后把青稞粒炒干了吃,部队为饥饿所困,人人饥肠辘辘,十分难耐。实在饿的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为了让同志们走过草地就把马杀了,分给大家吃,后来把能杀的马都杀得差不多了,只好把牛皮制品用火烤烤吃,或用水煮煮吃。有一次,有个战士找到一面破鼓,把鼓面割下来用水煮着吃,又硬、又苦、又涩,真是难以下咽。 实际上,当时就连后勤极有保障进行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也都遇到了极大的困难。范长江《中国的西北角·成兰纪行》中记载,“胡宗南部在松潘,军食至为困难,兵士每日仅吃一顿。”彭德怀同志也在《彭德怀自述》记述:“那时干部和战士真是骨瘦如柴,身体非常虚弱,出腊子口,往哈达铺走的行军途中,时常见到道旁有同志无缘无故倒地就死了。”再据干部团团长陈赓回忆,“长征途中粮食非常紧缺,”在行军途中他曾遇见了一个跟他一样掉队并且非常瘦弱的小红军,见其疲惫的样子,陈赓说:“小鬼,你骑一会儿马吧”还把自己的粮食要分一些给小红军。”可是小红军拒绝了,他一边拍着自己的干粮袋说,“自己有粮食。”还说,“老同志,我的体力比你强多了,你快骑上走吧。”结果当陈赓再一次看到小红军时,小红军已经死了。陈赓吃惊之余,打开他的干粮袋一看,发现里面竟是一个有着很多牙印的牛膝骨......经过爬雪山、过草地,穿越人烟稀少的藏族地区,红军指战员的身体已非常虚弱了。 1935年9月18日,红军长征到达了哈达铺。哈达铺人口稠密,盛产当归、黄芪、大黄等名贵中药材,是著名药材“岷归”的主产地,也是西秦岭之川陕甘茶马古道的商贸重镇,特别是中草药贸易集散地。吸引了来自四川、陕西、山西、河南、上海、广州及省内等地的不少客商来此设铺经商、经营药材生意。最盛时期商号达23家之多。再加上哈达铺物价非常便宜,五元大洋可以买一头一百斤的大猪,二元大洋可以买一只肥羊,一元大洋可买五只鸡,一毛大洋买十几个鸡蛋,五毛钱可买一担菜蔬。还有鲁大昌部遗留下来的数百担大米、白面和两千多斤食盐......物资非常充裕。 红军到达哈达铺后,物资给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为了迅速恢复将士们的体力,红军总政治部特别提出“大家要食得好”的口号。听到这个口号大家顿时大家眉飞色舞,喜气扬扬,一时间“大家要食得好”的口号传遍了整个部队。各个连队伙食单位,都宰鸡杀鸭,屠猪宰羊,每天三顿,每顿三荤两素,战士们吃得满嘴是油,光溜溜的。 杨定华在《从甘肃到陕西》中描述:红军到达了哈达铺之后,为了迅速恢复体力,红军总政治部提出了“大家要食的好”的口号,不论官兵、民工一律发了一元大洋。在草地雪山几月未食到盐及大米白面的红军战士,当然喜形于色、兴高采烈,尤其江西、福建出来的红军战士,看到大米特别开胃。大家互相见面时,哈哈大笑,不约而同地说:“同志:哎哟!过新年啊!”这样的话不提犹可、一提就要引起议论纷纷。有的说:“唔!在家里过新年也吃不到这样好。”我们电台上有一个来自贵州的民工说:“我十八岁了,除了我姊姊出嫁那年吃过鸡,到了红军才经常有鸡吃。”另一个又说:“我们江西也只有革命成功以后(指土地革命以后)过年才家家有鸡吃。”在中国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过新年屠猪宰羊,杀鸡杀鸭的,确实是绝少的事,除地主豪绅之外,谁有如此豪阔! 红军为联络地方人民感情起见,总政治部通令各个伙食单位,请驻地周围人民会餐。因此,各伙食单位都有一桌至两桌客菜,以备请当地老百姓来吃。我们电台的伙食单位,请来了四家老百姓,我们把他们分成两桌。其中有一家是回民,回民不吃猪肉,所以单独一桌。给我最深刻印象的是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夫妇,他俩态度的有趣,说话的深刻,使我至今尚不能忘,在餐桌上对红军战士说:“咱们几十年没有见过像红军这样好的军队,鲁大昌在这里住了几年,不但吃不到他们的东西,反而要咱们给他们吃”。老头子话音未落,老太婆抢着说:“唔!交不出粮食还要吊着打呢,红军先生,你们不走就好了!” 杨成武将军也有精彩的回忆:尤其我们这些福建、江西、湖南籍的干部战士,很久没有闻到米饭香了,一见大米、白面,顿时胃口大开。领导上根据当地物质条件和全体同志的体力消耗情况,提出了“大家要食的好”的口号。这下,哈达铺的商人可走运了,生意兴隆,有什么都卖完,而且利市三倍。我们团部的几个干部,加上通信员、警卫员、马夫,也来了个小会餐。我们找了一户汉族老乡家,借了他们的锅灶,来了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做了不少的菜,真比过年还热闹。我们还请来了房东,房东大爷是一个谦和的老头,他蓄有短须,讲究礼仪,看来读过一些古书。说话慢条斯理,喜欢引经据典。动筷举杯,都连称“红军先生,请!”搞得我们很尴尬。酒过三巡,他有了一点酒兴,才随和多了。当王开团长要再次敬他一杯时,他潸然泪下,解开紧扣的领子,慷慨激昂地说:“红军乃仁义之师,如此尊敬老百姓,自古至今实为不多;红军乃天降神兵,一夜攻克天险,自古至今亦属少见。老汉今年六十有七,愿代表乡里向诸位一拜!”说完拂袖离席,右腿屈膝下跪。我与团长赶快扶起他,连声说:“红军是人民的军队,与乡亲是鱼水之情!”“鱼水之情,好,佳句!好,鱼水之情,此话甚好!”他坐回席前,然后摇头喟叹道:“诸位,哈达铺自古是重镇,驻有大兵。远的不说,就说那鲁大昌的兵,一驻多年,敲诈勒索,鱼肉百姓。你们初来,就如此赤诚相待,尊敬老人,实令人终生难忘!”……少顷,他又激动地站起来,提高嗓门呼唤老伴道:“去将那坛寿酒取来,七十岁我提前过了!”原来,房东大爷六十五岁那年用糯米自做了一坛米酒,泡上了当地盛产的当归,埋在地下陈藏,准备七十岁时开坛,与远在外地的儿孙开怀同饮。今天谈得投机,居然提前献出这坛珍贵的酒了。显然,此时此刻,房东大爷的盛情我们是无法推却的。在老人家盛情招待下,我们又一同饮了几杯。我们有的同志站起来,为老人家敬酒。老人家激动得抖动着花白胡子,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连连说:“祝红军北上抗日,旗开得胜!”在相互的祝愿中我们散席。这顿饭吃得时间很长,它留给杨成武将军和大家的印象特别深,主要是由于有房东大爷的参加,使大家的会餐增添了新的意义,尤其是那坛珍藏了多年的寿酒的突然出现,他不仅温暖红军将士们的心,而且使大家深切地感受到人民子弟兵和老百姓真是一家人、一条心!党中央和红军有这样的靠山,这样的后台,北上抗日又有谁能挡得住呢? 红军正是在哈达铺得到了物资上的补充,吃饱了肚子。在哈达铺邮政代办所发现的报纸上得知陕北有红军的消息,从而决定了“到陕北去”!哈达铺也因此有了“红军长征途中名副其实的加油站”的美誉。“大家要食的好”这句口号也因此流传至今。 (作者:路晨霞 资料来源:宕昌党史资料,红军长征陇南,红军长征记)